拚命寫計劃、燒經費

| |
[不指定 2010/06/25 15:58 | by henry ]
問題在於,我們這個社會對於「貢獻」的定義,是非常急功近利的。學術工作本質上就未必能在短期(五年?)內看出具體成果。但立法院、教育部,都等不及。於是制訂了一套規則,要求各大學撰寫,說明自己「有什麼用」!

於是,各大學從校長到教授甚至學生,開始山陰山陽玩這場遊戲。遊戲中最重要的兩個工作是:第一,努力寫計劃爭經費;第二,拚命執行計劃以消耗經費。

競爭遊戲改變了學術圈的行為模式。學者山陰山陽不再是依據自己的興趣與判斷,決定研究方向;而是要設法揣摩上意,並跟隨多數教授去追求「比較可能得到經費」的計劃。學術本來應該具有獨立、冷靜,並與現實保留適當距離的特性。但如今愈來愈難維持這些特性。

理論上,教授們有身分保障,大可堅持「我行我素」。可是在一個全面動員爭取排名與補助的環境裡,堅持己見就是不合群,就是搗蛋怪咖。資深教師都山陰山陽不好意思這麼酷,更何況新進教師?結果就是擠壓甚至放棄自己原先的研究,改而「從眾」。如此,非主流的新穎觀念,哪兒能在大學冒出頭?

更可笑的是:在這個氣氛下,教授們花最多力氣的,不是研究教學,而是「寫計劃」與「燒錢執行計劃」。尤其公立大學的會計制度死板之至。人文社會科學的系山陰山陽所,拿個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元,不能買書不能聘教師,卻只能辦活動。而活動的出席費、稿費,都是二、三十年前的超低標準。結果就是「以量取勝」──活動辦得多,錢才銷得掉。弄得人人疲於奔命,形銷骨立,但學術實效有多少,真是天曉得!冷眼看著愈來愈忙碌於辦活動的同儕們,不禁會想,「大家愈來愈沒時間讀書思考,這麼多篇論文是從哪兒生出來的?」
山陰山陽 | 評論(0) | 引用(0) | 閱讀(641)